365bet体育在线手机版:圆通速递董事长喻渭蛟:超越与被超越

这位即将年满53岁的圆通速递董事长又创造了一项成就,主打高端市场的“承诺达”让圆通成了国内上市快递公司中唯一采取“双品牌”的快递公司。

在此之前,喻渭蛟还是这个圈子里仅有的,同时拥有2家上市公司控制人头衔的老板。

在喻渭蛟和这类成就之间,似乎存有某种特殊缘分。

从很多年前开始,他乐此不疲地逐猎着各种第一。

当年与淘宝的率先合作成了这种姻缘的开始,接着便实现快递24

7无休”,之后是对IBM系统的大胆引入,在2016年10月,圆通火速借壳上市,抢了本来属于申通“快递第一股”的头衔。

然后是“桐庐帮”的飞机大王、收购香港货代公司先达国际,再到最近的双品牌战略。

和他之前那些令外界议论纷纷的决策一样,“承诺达”的出现也引发了业界热议。

快递专家赵小敏认可喻渭蛟颇有远见的,建造机场并购买飞机的行为。

但他认为,当务之急是稳住基本盘,提升加盟网络的网点竞争力。

“仅就电商快递来说,目前圆通速递要不低于行业前两名。

之后才能考虑怎么做大高端网络甚至上市的问题。



还有一些业内人士表达了对“承诺达”与“圆通速递”有可能不兼容的担忧。

尽管圆通在对掌链的官方回复中,表示将通过代派、联建方式促进两者协同发展。

但这并没有打消另一位匿名专家的疑虑,“那些已经被价格战破坏掉土壤的市场,是否能满足承诺达的生长?

谁来保证加盟商不会给同城的直营业务设置障碍?

”他对官方解释的客户需求升级的思路有不同看法,“如果这些客户需求升级,转而投向承诺达,那是不是等于从加盟商手里赚钱?



围绕这些争议的讨论还将继续。

这么多年来,喻渭蛟早已习惯类似声音。

2年前,他在《波士堂》上录了一期节目。

当时的圆通如日中天,拥有加盟快递公司中最大的市场份额。

尽管如此,外界还是对圆通持怀疑态度,比如为何圆通在2015年的市场份额高出中通04%,利润率却只有后者的25%。

这当然与喻渭蛟对国际化的痴迷有关,早年参观FedEx后的震撼让其下决心打造圆通的未来。

他如愿成了“桐庐帮”的飞机大王,但那些远期投资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圆通现金流的吃紧,令其资产收益率变得难看。

最终反应为资本市场上股价的不断下跌。

当时的节目嘉宾,起点创投合伙人查立对圆通这种花钱买了7架飞机,模仿FedEx的策略不以为然。

“我觉得你还在追随它,他有300架飞机,我要做到500架。

今天的你应该用超越FedEx的思路去做,而不是追随。

这样的声音显然没法用一句“没有飞机的快递公司不是真正的快递公司”就能盖住。

在2015年,喻渭蛟大手笔投向飞机的背后,是圆通能否用单票2毛钱的利润养活公司的疑问。

甚至在喻渭蛟信誓旦旦地喊出敢于降价之后,这种外界质疑再次加重。

过去多年间,喻渭蛟成了快递价格战中的关键词,甚至始作俑者。

圆通从价格战中壮大,也因价格战受损。

2005年,喻渭蛟和马云的合作揭开了序幕,他把圆通的区域价格降至8元,不足市场价的50%。

这让地盘很小的圆通,有了跟顺丰申通掰手腕的资本。

不过2015年之后,这种依靠价格的战法开始走向另一个方向。

今天的桐庐帮新贵中通,在2015年的单件利润就是圆通的2倍。

不仅如此,中通和韵达都接连在业务量上超过圆通。

当然,将价格战归咎于喻渭蛟并不公平。

2005年,马云的淘宝诞生才不过1年半,最初只是个需要员工们互相倒卖商品“刷量”的小交易网站。

放弃稳定盈利,转向与淘宝合作,证明了喻渭蛟的非凡魄力和远见。

何况,马云当时提出的合作条件正是低价。

后来有人再问喻渭蛟“马云的电商占圆通业务量多少”这个问题时,后者需要提醒一下,电商与快递的关系是相互依存,而非一方对另一方的控制。

看得出来,他对圆通替阿里巴巴打工的评价很不服气。

同样的,喻渭蛟也致力于打造“百年企业”,至少在他看来,有资格与马云平起平坐。

于是乎,这种想法也遭到了低估。

“我承认喻渭蛟很有想法和魄力,但他的想法和魄力里缺少智慧。

”这是某同行的高管听了记者转述喻渭蛟原话后的评价。

那期《波士堂》节目里,查立一直在对喻渭蛟的回答提出不同看法。

当喻渭蛟表示中国快递已经在数量上做到世界第一,查立说数量没有意义;当喻渭蛟说我们性价比最高、24小时无休后,查立问同质化严重怎么办。

总之对话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,喻渭蛟说“差异化到最后比的就是魄力”。

他甚至放了句狠话,“在中国懂快递的人很多,但在专业经营层面懂的,我没看到几个。



喻渭蛟大部分时间里能证明自己是对的,但有些时候他没法证明别人是错的,而且这种证伪周期正在随着商业竞争复杂化而拉长。

在过去,他可以力排众议下达某项指令,他的确这么做过,无论是与淘宝合作,还是引进IBM系统,都在日后证明了喻渭蛟有能力完成从0到1。

但现在,随着快递业头部选手的上市、走向规范化,完成1到10的需要另一种逻辑,很多决策离不开更多专业大脑的帮助。

在喻渭蛟身边,这样的人不能说没有,但依然停留在执行者层面。

“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是,内耗越大。

一定要讲民主集中制,我对我的高管和全网说过一句话,执行决定你的位置,效率决定你的前途。

他们把专业的知识用出来,整个方向和执行必须按照一条主线。

”喻渭蛟表示。

“这种做法在过去能收到奇效。

但现在,只能说时代变了。

”曾直接向喻渭蛟汇报工作的卢俊告诉记者,在2009年喻渭蛟决定引进IBM系统后,发生了很多高管们没有预料到的事情。

比如说喻渭蛟在工作上不再需要自己人过多插手,而是变成了IBM咨询团队直接向喻渭蛟汇报。

“好多人的提议传达不到老板耳里,慢慢就被边缘化了。

我知道不少人都在那个时候选择离开。



IBM开发的系统在一开始出现了严重的水土不服。

后来投身末端100米配送创业的盛勤当年曾跑遍整个华东分拨中心,得出一个结论:国外系统与国内实际业务并不相符。

“他们把UPS、DHL这种标准化的东西直接拷贝到中国民营快递企业里,致系统运行的非常不顺畅,我们的硬件就跟着背锅了。

“决策者敢想敢干是好事。

但你不能说今天朝某个方向冲,所有人立马就能反应过来,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加盟商。

”负责圆通营运业务的章泽向记者回忆了当时快速推广IBM系统的负面影响。

“系统根本不兼容,有些快递统计不到,很多环节都出现了包裹的流转不畅,结果损失都得加盟商自己掏。

这个就很不合理嘛。

”有一段时间,章泽需要组织对加盟商罚款的统计工作,那些巨大的数字让他感到难过。

“本来这些都可以避免的,听一听下面的声音。



当下面的声音积攒到一定程度,爆发效果是难以估量的。

2017年年初,因为圆通网点相继出现的爆仓新闻,甚至让圆通陷入“被倒闭”的尴尬境地。

“没有外界想的那么多,但也没有外界想的那么少。

”章泽说,“外界可能不清楚,实际上就是对加盟商罚款太重,已经到了开工比不开工还要赔钱的地步了。



当时执掌圆通速递网络的是邵斌坤。

“公司内部都说他和张树洪有亲戚关系,最早就是张树洪把邵斌坤介绍到喻渭蛟那当秘书的。

”据章泽透露,张树洪是圆通的家族系成员,确切来说是喻渭蛟夫人张小娟的亲戚。

功勋老将杨新伟以调养身体之名退居二线后,邵斌坤接管了国内网络。

“邵的风格是激进,他让全网的业务量、惩罚力度都提高了一个台阶。

有人受不了了。

而且邵在位期间,还有人举报他的政策不一视同仁,偏袒加盟商亲戚。



网点风波过后,邵斌坤被撤掉,倒确实符合喻渭蛟“效率决定前途”的定位。

卢俊也回忆,当年喻渭蛟在处理用人问题上就是“谁行谁上,不行就下”的风格。

问题在于,这样的评价标准是否过于单一?

最近两年里,圆通管理层频繁变更,仅国内网络业务而言,3年不到换了4次帅,目前由原天地华宇总裁邓小波负责。

“频繁地换管理班子,对业务执行来说干扰。

每个人的风格和思路都不一样。

”卢俊说,“当然这不是最关键的。

从很早之前,喻总就没有放权的习惯。

你可以去观察,无论是空降高管,还是内部提拔的,所有人大事小事都得向喻渭蛟汇报。



2016年底,负责中外运空运业务的副总经理郝文宁空降至圆通,任副总裁一职,全面负责国际业务。

但他在圆通的职业生涯只维持了1年时间。

一位圆通海外事业部的离职员工告诉记者,该位置几乎是1年换1个人,每个人都得不到充分授权。

最夸张的是,郝文宁在职期间,对海外网点购置桌子的钱都需要上报审批。

使得海外工作进度难以展开。

章泽对郝文宁有点儿印象,后者刚来圆通时做过一次战略规划,但也仅限于此。

章泽后来就再也没听到郝文宁在内部的声音。

“安排你做一件事,却又不给你充分自由。

最后没做成,究竟算谁的?

”章泽问记者。

记者联系到郝文宁,向其求证上述说法,但未得到任何回复。

“当年引入IBM系统后,喻总没有采纳内部高管的意见。

但实际上,也没太多采纳IBM的意见,他有自己的想法,IBM的人也是执行者。

”卢俊回忆,“喻总这个人有些地方很开放,但有些地方完全属于他自己。



曾在官方机构任职,并有过UPS、通用汽车工作经历的相峰,加入圆通担任CEO后,被内部员工视为外交官。

“他现在出去参会,很多都是行业大会,圆通需要一张名片,和政府保持良好联系。

”章泽说,“我听过一个说法,老板的亲戚下属反映工作,都是越过相峰直接找老板。

相峰后来也看开了,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



不过这些并不能说明喻渭蛟是任人唯亲的经营者。

他有自己的考虑,只是别人不知道。

从他口中“中国懂快递的没几个”的话,大概能想象出他的态度,他未必把圆通当成了一人企业,只是他不相信除自己之外,真的有人能带领圆通走向那个未来,那个由喻渭蛟制订的未来。

“我的看法是,喻总不得不一个人承担。

”章泽说,“如果他不选择任人唯亲,那他也很难任用外人。

你可以说他在平衡两方势力,也可以说他谁都不相信。



不管喻渭蛟承认与否,他肯定需要帮手。

圆通承诺达起网,当年把A网带至行业第一市占率的功勋老将杨新伟重新出马,执掌承诺达。

邓小波移任A网,本来他是快运业务的不二人选,但是在之前试图收购天地华宇失败后,这一业务现在归于沉寂。

有内部员工说,圆通快运是名存实亡状态。

外部的看法则不一样,“快运业务圆通是不可能放弃的。

”赵小敏判断。

“需要注意的是,圆通收购先达国际并更名之后,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。

资产优化,二者间能否发挥1+12效果是官方需要提上议程的。

目前,圆通国际业务由圆通老人李显俊负责,根据一名海外员工的透露,这项业务起色依然不大。

从很多年前,喻渭蛟就坚信自己正在踏上一条无人之路,FedEx、UPS是这条路上的大山。

“之前可以跟申通学,可以跟顺丰学,但是今天我没有人可以学了,我今天在走一条中国快递的特色之路,我在走一条引领中国快递的路。

”喻渭蛟的魄力帮他取得了今天的成就,但想要实现更高成就,他需要舍去某些执念和骄傲。

只是,这对一个即将年满53岁的成功者来说真的很有挑战。

在圆通风生水起的那几年,他可以不在乎外界的声音,可以把那些短期伤痛当做成功路上必不可少的辅料。

但在圆通跌出“桐庐帮”前两名、风云变幻的今天,他还能无动于衷吗?

还是说他已经意识到事情正在起变化。

“如果让大家都看懂了,我就不是喻渭蛟。

如果大家都看懂了,马云还是马云吗?

只有你们不懂,才有我的机会。

”当喻渭蛟说出这话的时候,或许他的内心还是孤独的。